BIG5|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国博举办瑞犬纳福——戊戌新年馆藏文物展(组图) 法国艺术家安格尔巨幅油画《朱庇特与忒提斯》亮相中国(组图)

拂去历史尘埃 还原唐代人的实态生活

——刘显波和他的《唐代家具研究》

2018年06月08日10:07  
 【字号 】  打印
E-mail推荐:    

         《唐代家具研究》作者:刘显波 熊隽  出版信息:人民出版社2017年12月

  湖北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著名明清家具收藏家刘显波最新专著《唐代家具研究》,揭示了唐代家具整体面貌 展现壮美而不失精微的唐代艺术气质,为中国家具断代史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为此,记者走进湖北工业大学木雁堂明清家具博物馆,采访了馆长刘显波教授。

                                 本报记者 陈辉

  我国古代家具史的研究,向来以战国至西汉家具和明清家具为显学。究其原因,不外乎前者由于战国至西汉流行的木椁墓葬制,给墓葬中的漆木器等有机质文物提供了较好的保存环境,使今人的研究存在大量的第一手实物资料;而后者去今未远,尚有大量实体文物得以流传于世。而东汉至宋元的家具受限于朝代的更迭、社会历史的变迁,地上有机质文物难以长久保存,更加令研究者叹惜无奈的是,东汉以后在我国长期流行的砖室墓葬制透气透水,密封性远低于木椁墓,导致地下埋藏的有机质文物很少有完整发现。这段长达千年的历史时期内的家具史研究,对象局限于图绘与文字资料,深入下去具有极大难度,学术界至今少有学者敢于涉足。
    
    湖北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著名明清家具收藏家刘显波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最新专著《唐代家具研究》,就是知难而进,为中国家具断代史研究作出的重大贡献。为此,记者走进湖北工业大学木雁堂明清家具博物馆,采访了馆长刘显波教授。
  
     从明清家具欣赏到唐代家具研究 刘显波知难而进

  走在木雁堂博物馆上百件明清家具藏品之间,刘教授为我们亲自讲解每一件藏品的艺术特色与功能,使我们大开眼界的同时,又好奇于他为什么从对明清家具的收藏,转而开拓唐代家具研究领域。刘教授告诉我们,作为近年来的一大热门,明清家具尚有不少的实体传世,并得到了很好的保存和深入研究。他本人过去长期致力于此,2013年他主讲的《明式家具欣赏》视频公开课被教育部评为“中国大学精品视频公开课”,在“爱课程”、“网易公开课”等幕课网站上可以随时点播。近年来随着家具产业的发展,国内厂商迎合硬木的消费热潮,大量仿制明清家具,造成了不可挽回的资源枯竭。而唐代虽然也已经开始将硬木应用在家具上,但多用于做为家具表面的贴皮、镶嵌材料,再结合髹漆等装饰工艺,使当时的家具呈现出我们难以想象的健雅华美,这正是扭转当今社会人们对明清家具渐生审美疲劳,节约天然资源、开发绿色环保产品的重要设计启示。专注于工艺研究而非材料的贵重,是他作为一个学者的责任,而近年来国家对一带一路战略的倡导,更是让他下定决心,将唐代家具的真实面貌与重要价值呈现在世人眼中。

  众所周知的是,唐朝人开创了中华文明史上的辉煌盛世。一方面,大量新奇的域外珍宝、文化艺术乃至思想观念从丝绸之路传入中国,为我国中古时期的文化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另一方面,唐朝人融炼古今、汇通中外,创造出别开生面的新文化、艺术形态,以大唐盛世的中心长安、洛阳等城市向四方幅射,影响了中国后世和周边其它国家和地区的文化发展。回顾唐朝,我们心中无不兴起自豪之意、追怀之情。然而,唐诗的意兴抒发、史籍的事件记录无法代替实物形态搭建的生活实感,传世的唐代卷轴绘画作品数量稀少,墓室壁画和石窟壁画题材局限于贵族生活和宗教艺术,仅仅通过这些文字和图像资料去理解唐人的社会生活,总是使我们感到质感缺失、胸憶间的豪壮之气难以尽情抒发。回味我们在欣赏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拍摄出的以隋唐五代为历史背景的影视作品时,往往出现宋元明清家具乱入的情况,这无疑在艺术细节上产生了空洞的背离感,对文化气韵、思想风骨的呈现是一个巨大的损害,不仅愧对古人,而且有损当代人急需建立的文化自信。

  从《唐代家具研究》一窥唐人真实生活

  家具和建筑一起,搭建起人们生活环境的基本形态,为我们在面对古代文化、艺术、美学时,提供了一个还原历史实态的沟通路径。《唐代家具研究》的问世,让我们从此能够在清晰的发展脉络之上,一窥唐人的真实生活。刘显波介绍说,唐代家具是在魏晋南北朝及隋代家具的基础之上,大量吸收外来家具样式和装饰技法而发展出的独特体系,在长达近三百年的历史时期内,唐朝人的生活习惯发生了从在席面和床榻上曲肢跪坐转而垂脚伸展下肢坐在椅子上的重大转型,因此这一时期的家具体系发展变化之大,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是独特和唯一的,它不仅是传统低矮型家具最后和最辉煌的发展时期,也开辟了其后一千余年宋元明清高坐家具的发展路径。

  面对如此纷繁复杂的家具文化形态,刘显波与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的史学博士熊隽女士联手合作,在唐代家具实物、图像、实物资料形态体系分类和微观分析与历史文献资料的搜集、整理上分工协作,经过两年的图像、实物、文献资料的调查走访、收集整理和三年的文字撰写、绘图,终于将唐代家具的体系面貌从历史的尘埃中整体还原。由对先秦至魏晋南北朝家具史的回溯引入叙述,根据唐代跪坐、盘坐和垂脚高坐并用的生活起居习惯,将唐代家具分为坐卧具、坐具、承具、庋具、屏障具五大类型,由浅入深地论述其形制类别、制作工艺、文化信息。38万余字的文字叙述,499幅历代图像资料、235幅由刘显波亲手绘制的唐代家具白描图稿共同构成了《唐代家具研究》厚重的成书体量,体现了作者研究态度的严谨和成果内容的丰富翔实、极具参考价值。

  揭示唐代家具整体面貌 展现壮美的唐代艺术气质

  《唐代家具研究》对唐代家具研究的创新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是研究范围全面系统,将目前传世实物、考古发现、图像资料乃至文字记载中可见的所有隋至五代之间的家具皆纳入研究范围。对于有唐一代各类家具的形制揭示,不仅做现象的罗列,而且从微观细节变化上条分缕析地分析家具类型的拓展、样式的分化和功能的转移。就全面系统性而言,大大超越了前人。

  其二是深入地对唐代家具的工艺技术进行了研究。认为唐代家具处在从箱板式家具向框架式家具转型的过程之中,构造工艺较之前代有着长足的进步,唐代家具上的榫卯设计,开启了后代家具结构设计的新思路,但木质家具上仍大量采用金属钉、金属片加固,较之后代差异很大。对唐代家具装饰工艺的研究则更具当代意义,唐代家具以木为主要结构材料,常综合运用涂装、镶嵌、雕刻等工艺进行表面装饰,表面还常披搭有丝绸染织品,外观华丽多彩,与后世家具的面貌差异很大,是唐朝盛世装饰工艺发展水平的集中体现,有不少装饰技艺早已失传,急待发掘与恢复。

  其三是论述了唐代家具与唐代文化的关系,主要从建筑文化、文化交流与传播、社会生活三个方面展开讨论,所得结论见地独特,颇有开创性和启示性。在魏晋南北朝及隋代家具的基础之上,唐代家具一方面从木构建筑结构方法上吸取经验,进行新型框架式家具的结体尝试;另一方面大量吸收外来家具样式和装饰技法,融炼汇通而发展出它的独特体系。例如,从日本正仓院家具装饰工艺与我国新疆地区出土的少量唐代家具实物作对比,就可以清晰地看出唐代丝绸之路对文化发展与文化传播的巨大影响。而作者对唐代家具在社会生活中的使用情况的综合分析,又使研究进一步立体化,从而为我们勾勒出不同社会群体、不同社会活生活情境中,唐代人的生活实态。

  其四是通过对唐代家具结构工艺的探讨,揭示了为今人所熟知的明式家具中的数种代表性结构工艺的最早源头。例如作者指出,“宋代以后无束腰家具上常见的夹头榫构造,与双榫嵌夹托枨结构的制作方式和设计思路有着显而易见的亲缘关系”(第354页),“河北、山西、河南、内蒙古等北方五代墓葬中所出现的鹤膝桌形象与宋代流行的插肩榫案的外观并无差别,甚至其腿足中部通常带有的一根中线,大约即为明式插肩榫式家具腿部上常用的‘一柱香’、‘两柱香’式线脚的起源”(第168页)。这些极富见地的认识,都有着大量的材料相互复证,对理解明清家具的体式来源极富启发性。

  其五是通过对大量唐代家具图像资料的分析,绘制出两百余幅线描图稿。由于以敦煌壁画和考古出出墓室壁画为代表的家具原始图像资料大多存在严重褪色、变色、剥落的情况,仅凭目视很难使读者准确的得出对唐代家具形态的具体认识。刘显波经过对图像资料的相互对比互证,在深刻理解原始图像所描绘家具的结构的基础上对原图加以提炼,重绘毛笔线稿,做到每一图既有出处依据,又较原始状态更为清晰、直观可读。这一工作的难度极大,不仅便于普通读者理解书中相关内容,更为后续研究者做进一步的思考探索提供了依据。

  玩物尚志 《鸿鹄之志》永在路上

  综观全书,历史文献与图像、实物研究相结合,条理清晰、图文并茂、内容翔实,坚持复证立论、孤证存疑、杜绝臆断的写作原则,不仅有深厚的历史感,而且有生动的现实感,行文流畅而准确,做到了学术性与可读性的结合。尤其在涉及工艺技术的研究部分,刘显波充分发挥了艺术设计专业特长,并且得益于他长期收藏明清家具实物,研究明清家具工艺技术的经验,在涉及制作技术、造型体式、装饰技法、同时代建筑结构对家具结构的关联性影响等工艺层面难度最大的问题上,论述具体,分析透彻,所得结论具有说服力。

  实际上,在《唐代家具研究》问世之前,相关研究的重镇不在国内,而在东邻日本。由于日本皇室具有世界罕见的“万世一系”传统,上层社会受社会变迁的冲击较小,使得日本在隋唐时期从我国习得的文化传统尚有大量物质遗存保留下来。日本古都奈良的名寺东大寺的正仓院中,藏有大量或自唐土传去,或由日本工匠在当地所仿制的家具实物,这些资源本身既是日本向所珍视的国宝,又与被国际学术界所公认为与唐文化关系极其密切。但日本本国学者对正仓院家具的研究,往往是就遗物本身作细致的微观分析,即使引证我国唐代相关资料加以论证,也并不系统全面,更少有涉及历史文化层面的深层讨论。

  刘显波的研究,通过将古代历史资料、考古发现等材料与日本所藏大量“唐式家具”加以对比,全面验证了日本正仓院所藏唐式家具与同时代唐朝家具的亲缘关系,同时对正仓院家具中部分不见载于我国史籍及绘画、考古资料,并与中国同时代家具有异的类型,则加以指明,并抱以审慎的观察态度而予以存疑。对正仓院家具的观察,使国内唐代家具遗存不足的缺憾得到一定程度的弥补,而引证日本遗物时的谨慎态度,又对类似的研究起到方法上的范示作用。在《唐代家具研究》的后记中,刘显波指出,“期待未来能有更为丰富、珍贵的资料发现,来补充、修正、完善我们的认识”,如此虚怀若谷的胸怀,无疑对后继研究者起到激励作用。

  在我参观木雁堂明清家具博物馆时,一进门,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博物馆门厅北墙上挂着的巨幅木雕壁画《鸿鹄之志》,它是刘显波1990年时的大学毕业留校作品,画面大气庄重,专业功底扎实,向我们揭示出作者的早年立志,以及始终钟情于木质造物艺术的研究取向。

  随着《唐代家具研究》的成书出版,刘显波已经对以后几年的研究工作做了进一步规划。他将领导他的学术团队投入唐式家具设计和唐代家具装饰工艺的当代创新性应用研究当中。他指出,“艺术设计专业的学术研究不应该仅仅是纸面工夫,而是要让它立体起来,回报社会,为创新提供养分”。在此我们祝愿他获得新的成果,更期待具有唐代家具艺术特色的创新产品早日面世,丰富我们的生活,使我们对大唐盛世的荣耀与自豪成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
刘显波教授与熊隽博士合作进行唐代家具研究工作
刘显波手绘唐代家具白描图稿(之一)
刘显波手绘唐代家具白描图稿(之二)
刘显波教授讲解紫檀靠背板上的雕刻工艺
木雁堂博物馆书斋场景陈设
木雁堂博物馆大型厅堂场景陈设
木雁堂博物馆偏厅场景陈设
木雁堂博物馆民间厅堂场景陈设
木雁堂博物馆卧室场景陈设
木雁堂博物馆餐室场景陈设

图片均为木雁堂博物馆提供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

(责任编辑:管理员)

曝光台3.15更多>>
市场365更多>>
市场007更多>>
每日新闻回顾
市场聚焦更多>>
市场热点更多>>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市场报网络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4049483号-4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市 场 报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9 by http://www.market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