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设为首|联系我们
【石鲁第三批412件(套)书画作品捐赠国博(组图)】 【乔十光八十艺术展在国博隆重展出(组图)】

江苏最大规模古玩鉴定诈骗案始末 只为高额检测费

2017年03月15日11:17  来源:
 【字号 】  打印
E-mail推荐:    
  2016年3月,江苏省南京市的何先生接到他资助的一位云南学生的委托。这位学生想要把家中祖传的金丝楠土沉木拿到无锡利宝拍卖公司鉴定一下,无奈路途太远,就想委托身在南京的何先生帮忙。这位学生表示,只要价格合适,何先生可以代为出手。

  2016年4月9日,何先生带着金丝楠土沉木来到利宝公司。一位自称李经理的女子接待了他,李经理找来的鉴定师,张口就说这块土沉木的年份有3000年以上。事后,何先生表示,当时这位李经理说金丝楠土沉木只要是2500年以上,公司保证会上门收购,而且收购价格是40万元一吨,如果是3000年以上价格还会更高。

  何先生回忆说:“当时那位李经理说公司可以购买,但是必须要先做个鉴定,要根据鉴定下来的年份才能决定是否收购。还说公司只认可常州龙城艺术品鉴定中心所出的鉴定意见,因为它有鉴定资质。”

  4月19日,李经理带着何先生来到了常州市的龙城艺术品鉴定中心。何先生被告知,因金丝楠土沉木比较贵重,鉴定费用比较高,需要2万元。何先生想,既然来了那就鉴定吧,当场就转了费用。没多久,何先生拿到了鉴定报告,报告上却说,这块金丝楠土沉木的成分数据和氧化程度与1800年至2000年的沉木相似。

  “因为年份不够,李经理说公司无法收购。”何先生越想觉得不对劲,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就报了警。没想到,何先生这一报警就牵出了江苏省内最大规模的文玩鉴定诈骗案。

  文玩老手被骗反嗅出“商机”

  40岁的顾某是江苏省常州市文玩圈里的知名人士,几年前,他花了80万元购买了一个“皇宫鸟笼”,上海一家拍卖公司告诉他,这个鸟笼值1400万元。顾某听到后欣喜若狂,在交了20万元鉴定、展览、拍卖等费用后却发现遇到了骗子。

  但这次“上当”并没让顾某懊恼,反而让他寻到了新“商机”,他觉得通过文玩鉴定骗取鉴定费是个来钱快、来钱多的门路。2015年年底,顾某从上海专门请来了曾混迹于“文玩鉴定群”的段某,成立了江苏圣宝德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宝德公司)。不久之后,顾某又与周某、许某等人开办的常州盛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玺公司)、无锡利宝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宝公司)连档合作,开启了骗取高额文玩鉴定费之路。

  承办此案的常州市天宁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张俊涛告诉记者:“在经过初步调查后,我们发现‘龙城艺术品鉴定中心’的工商注册名是‘常州市钱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信公司),公司的经营范围并不包括文物、古董鉴定。”

  此后,天宁区检察院从查获的电脑、账本等物品中发现,带着收藏者们去鉴定的工作人员主要来自盛玺、圣宝德及利宝公司,而圣宝德公司的股东之一顾某也是钱信公司的老板。“我们判断,这4家公司的老板不仅相互认识,还相互参股彼此的公司,这是团伙作案,4家公司形成了一个诈骗链。”张俊涛说。

  随着侦查的深入,以收购文玩为由骗取高额鉴定费的事实真相被慢慢揭开。

  层层勾结形成诈骗链条

  2014年11月,许某出资成立了利宝公司,由段某担任法定代表人,负责日常经营。2016年4月12日,公司后更名为润藏公司。

  2011年3月至2016年4月,顾某则先后出资成立了钱信公司和常州市钱信艺术品检测中心(以下简称钱信检测),两家公司均可从事艺术品鉴定与评估。2015年,顾某又成立圣宝德公司,由段某担任总经理。

  2015年9月,周某和段某等人成立了盛玺公司,为的就是更好地骗取他人钱财。公司下设6个业务部门,每个部门都会设有一名总监,负责招聘、培训、管理本部门业务员,并对业务员进行业务指导,并配合业务员实施诈骗。

  “盛玺、圣宝德、利宝公司基本的人员配置是副总经理、财会、总监和业务员。”张俊涛说,“他们通过业务员在网上发帖、QQ、微信等方式寻找收藏者,再将收藏者约至公司,又以只要经过检测符合公司收购条件就会高价收购为由诱骗其做检测,再出具不符合收购条件的检测报告,进而达到骗取高额鉴定费的目的。”

  通常,盛玺、圣宝德、利宝3个公司的工作人员会在网上寻找收藏者,再用高价收购利诱他们带着藏品前往公司,再向收藏者推荐“专家鉴定师”,并作出藏品可能是高价“真品”的言论,再将人带往钱信检测进行检测,届时,向一心想卖个好价的收藏者们索要高额鉴定费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精心做局只为高额鉴定费

  张俊涛说,收藏者被骗到公司后,通常由总监等人扮演“鉴定专家”对藏品进行“掌眼”,“一般都会对文物作出正面的评价,报价都在几十万元、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元,但收购前必须到钱信公司检测,只有鉴定符合要求后才会收购。”

  听说自己手上的文物这么值钱,很多收藏者都会很爽快地到钱信公司交纳鉴定费用。而业务员事先已和钱信公司进行了沟通,鉴定结果肯定低于承诺收购的条件。

  诈骗成功后,钱信公司会从检测费中提700元至1000元,剩余的钱返还给盛玺、圣宝德、利宝公司。“检测费要一到两万元,最多时每天有二三十名收藏者被带到钱信公司鉴定文物。”张俊涛说。

  张俊涛还说,只要有“新人”到公司,都会接受专门培训,公司会提供专门话术单,教授他们如何与藏家交谈、如何取得对方信任并骗到公司,“还会告知相关注意事项,例如常州本地人不能骗的”。

  就这样,在顾某、段某、许某等人的操作下,2015年11月至2016年5月期间,利宝公司(润藏公司)、盛玺公司、圣宝德公司在短短7个月的时间内先后对159名被害人实施了诈骗,核实案值250多万元。

  目前,涉案的168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落网。近日,常州市天宁区人民法院对其中的59名作出了一审判决,其中包括主犯顾某、段某等人,分别获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十万元至尤其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二万伍千元不等的刑罚。

  当前是全民收藏的时代,近年来,电视节目中“鉴定专家”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地进行现场鉴定,更有只要收藏者出鉴定费就能给鉴定书情形的存在,也有像本案中从收购到鉴定全程造假,让收藏者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承办此案的常州市天宁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姜春锋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在文玩检测方面的相关法律基本处于空白状态,导致文玩检测机构的准入门槛低,也缺乏具体的操作标准。众多的文玩市场、检测机构只要有工商执照,游离在文物部门监管之外,加之诈骗团伙注册投资的手续简单,违法成本极低。

  承办检察官姜春锋表示,此类文玩鉴定诈骗的作案手法虽不复杂却相当隐蔽,看似一场普通的失败交易,其实是由犯罪团伙虚设的文玩投资公司与检测机构,通过控制检测报告共同谋划的一场骗局。虽然双方事先的协议中标明了交易的条件,但交易失败的风险全部由卖家承担,且检测费概不退还。仅从收购、检测单个行为来看,实施犯罪的每一步似乎不存在法律缺陷,被害人即使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意图追回损失,也难以胜诉,维权十分困难。

  “此外,文玩流通领域有两个不确定性:一是文玩价值的不确定性。因为文玩检测需要资深的阅历和丰富的知识来支撑,很难有准确的检测结果,给了不法分子随意检测的可趁之机;二是文物流通领域服务收费的不确定性。由于没有行业标准,不法分子就可以通过哄抬价格达到诈取更多钱财的目的。”姜春锋说。

  针对这样的情况,姜春锋建议从三个方面来规制:一要进一步完善文玩领域法律法规。文玩市场的发展离不开法治的保驾护航,立法以及相关行政监管部门应加强对文玩市场的调研,尽快出台有关法律法规,填补文玩市场的法律空白,明确相关监管规则,建立文玩市场的长效管理机制。同时,对于乱象丛生的文玩检测市场,也应通过法律法规明晰准入门槛、从业资质、运作规程等要求,规范检测市场秩序,加强监管。

  二要建立多元化纠纷化解机制。文玩领域的纠纷因其涉及知识面广,行业特征明显,若单纯诉诸于司法诉讼尤其是刑事诉讼途径,则维权难度大,成本高,不利于矛盾纠纷的解决。文玩领域相关监管部门应当着手建立和完善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通过调解、仲裁、民事诉讼、刑事诉讼等多重救济途径共同解决文玩领域的纠纷,才能从源头上减少此类犯罪的发生。

  三要提高文玩收藏爱好者的法律意识。文玩领域诈骗案件多发的现状,与当下社会文玩收藏者缺少风险意识和法律意识紧密关联。司法部门以及文玩监管部门应当进一步加大宣传教育力度,更多地使用贴近于老百姓(603883,股吧)生活、通俗易懂的方式,借助互联网等新媒体强化文玩领域的法律知识普及,提高文玩收藏者的法律意识、维权意识,让文玩收藏者在遇到诈骗时,能够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最后,姜春锋还提醒道,对于在收购前就要求藏家支付高额鉴定费的拍卖、艺术品公司,藏家一定要擦亮眼睛,“即便公司不直接收取费用,而是委托第三方鉴定收费,也要多个心眼儿”。

  来源;和讯网

(责任编辑:管理员)

曝光台3.15更多>>
市场365更多>>
市场007更多>>
每日新闻回顾
市场聚焦更多>>
市场热点更多>>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市场报网络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9057855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市 场 报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9 by http://www.market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