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设为首|联系我们
【当代艺术多为洗脑式欺骗】 【馆长贪污曝文物管理乱象】 【古玩城盲目扩张 虚火旺】

“东方画艺——15至19世纪中韩日绘画展”在国博开幕(组图)

2016年11月07日11:02  来源:
 【字号 】  打印
E-mail推荐:    

一位观众在欣赏展品

  经过紧张的筹备,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合作举办的“东方画艺——15至19世纪中韩日绘画展”将于2016年11月4日下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隆重开幕,展期为一个半月,至2016年12月18日闭幕。这是第九届“中韩日国家博物馆馆长会议”期间的一次重要活动,也是中国国家博物馆国际交流系列展中的又一个重要展览。

  中国国家博物馆与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有过多次合作:2007年,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合作举办了“悠久之美——中国国家博物馆名品展”;2008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提供部分展品,参加了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主办的“中国古代美术展”;2014年,三馆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联合举办了“东亚之华——陶瓷名品展”。这些展览的举办,使三馆之间增加了相互了解,促进了馆际交流。这次“东方画艺——15至19世纪中韩日绘画展”是三家国家博物馆的第二次联合办展。

  “东方画艺——15至19世纪中韩日绘画展”从中国国家博物馆、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及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绘画藏品中分别精心挑选了中国明清时期,韩国朝鲜王朝时期,以及日本室町、江户和明治时期的文人画、风俗画和佛教画共计52件(套),展览主题鲜明,展品内容丰富,既显示了各国绘画的民族特色,又展示了相互的关联和影响。

  “东方画艺——15至19世纪中韩日绘画展”分文人画、风俗画、佛教画三类展出。

  展览第一单元为文人画。

  中国的文人画也称 “士夫画”,是画中带有文人审美趣味,画外流露文人感想情怀的绘画。它萌芽于魏晋,形成于唐,兴盛于宋,成熟于元。明清时期是中国文人画发展的鼎盛时期,流派纷繁、名家众多。文人画成为画坛主流,文人山水画繁盛,写意花鸟画勃兴,呈现出摹古与创新两种趋势,并逐渐表现出雅俗共赏的新风貌。展览中既有中国明代“吴门四家”文征明、唐寅的山水画,又有清代“四僧”朱耷、石涛的花鸟画。其中明代文人山水画开山人物王绂所绘的《北京八景图》为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一级品,是现存王绂作品中水准最高之作,代表了明初文人山水画的面貌。

  韩国在高丽王朝就接受了中国文人画的理念。至朝鲜王朝,文人画家们在与中国频繁交流的同时,发展了蕴含独特民族风格的绘画。著名文人画家有创立韩国特色“真景山水画”的郑敾,吸收明清文人画风、并给后世带来巨大影响的姜世晃,以及独创秋史体书艺和绘画的金正喜。展览中宗室画家李岩的《母犬图》,因为描绘了典型的韩国小狗,展现了朝鲜王朝文人画家的情趣,在韩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朝鲜王朝后期的“艺苑领袖”姜世晃是当时最具代表性的文人画家,他曾在72岁时以千秋副使的身份出使中国,亲自谒见乾隆皇帝,并与中国文人进行笔谈,此次展出的《武夷九曲图》和《兰竹图》均为其代表作。

  日本的文人画又称“南画”,是江户时代中期最有影响的绘画流派之一。它学习和借鉴了中国文人画的风格技法,并加入日本原有的绘画传统,将本民族的审美与意趣融合其中,形成了笔墨简练、色彩细腻、富于装饰和俳谐诗入画的民族特色。代表画家有祇园南海、柳泽淇园、池大雅和与谢芜村。展览中有中国观众熟悉的一休宗纯的弟子没伦绍等绘制的《葡萄图》,此画是日本重要美术品,反映了日本禅僧对中国文人墨戏的憧憬。另一件日本文人画大师与谢芜村所作的《山野行乐图屏风》被指定为日本重要文化财,为画家依据自作俳谐诗和中国晩唐诗人杜牧的五言律诗《早行》意境所作。

  展览第二单元为风俗画。

  中国的风俗画历史悠久,两宋时期是中国风俗画发展的顶峰时期。至明清时期,由于商品经济的兴盛、市民阶层的壮大和世俗文化的繁荣,风俗画在继承和延续两宋风格的同时,着力描绘乡村世俗和城市平民生活,并显示出传统风俗题材与文人画风的融合。展览中不仅有反映明清时期物质生产与生活的《沧洲渔乐图》、《潞河督运图》,还有表现百姓岁时节日和娱乐休闲的《钟馗出巡图》、《天后宫过会图》,内容各异,反映出明清时期风俗画发展的特点。

  朝鲜王朝后期的风俗画是韩国最具特色的绘画之一。在文人士大夫阶层的积极引导下,以金弘道和申润福为代表的风俗画家,通过生动的构图和简洁的笔触,真实地表现了传统农耕社会的日常活动和诙谐场景,以及都市官僚和市民阶层的生活,反映了当时农商经济的发达和城市消费文化的扩展。展览中有流行于朝鲜18世纪后期至19世纪的《平生图》,这是选取士大夫从出生到辞世过程中值得纪念的重要礼仪和官职生涯进行描绘的风俗画,不仅是了解朝鲜士大夫阶层生活情态的重要资料,也是当时服饰、用具和风俗的真实记录。另一件《戊申进馔图屏风》是19世纪朝鲜皇宫行事图的典型之作,为研究宫廷风俗留下了宝贵的资料。

  日本的风俗画出现于最具平民色彩的江户时期,风俗画的世俗主题和华丽色彩受到富裕商人和城市平民的喜爱。随着市民阶级的兴起,产生了反映市民审美意识的风俗画——“浮世绘”,它不仅成为代表日本的美术作品,而且对西方画家产生了一定影响。此次展出的“浮世绘之祖”菱川师宣创作的《浮世人物图》描绘了人们在江户名胜浅草寺游玩的场景。而著名风俗画家英一蝶的《人物杂画图》,则以轻松幽默的笔调展现了江户时代百姓的生活。

  展览第三单元为佛教画。

  西汉末年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佛教画也随之传入,并逐渐与中国传统绘画相融合。明清时期,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并存。汉传佛教画在继承唐宋风格的基础上有所变化,水陆画、观音像和罗汉像尤为盛行,表现出世俗化和文人化的倾向。藏传佛教画以唐卡为代表,其绘制吸收了汉族绘画手法,形成了许多具有自身特色的流派。展览中的《护法天王像》显示出佛教在中国本土化的渗透与融合,为典型的明代汉地天王像。《释迦牟尼佛唐卡》则融合了藏地传统唐卡绘画与汉地重彩工笔画法,带有新勉唐派的典型风格,是清代唐卡中的精品。

  公元4世纪,佛教由中国传入韩国,佛教文化得到接受。在佛教盛行的高丽王朝,佛教画以线条精巧、纹样华丽和泥金描绘为特征,出现了许多贵族阶层为王室祈愿的画作。朝鲜王朝实行崇儒抑佛政策,佛教备受打击,但在民间却得到广泛流传。因佛教与民间信仰相结合,这一时期的佛教画带有浓厚的世俗色彩,并发展出新的主题和风格。《甘露图》是为祈求死者灵魂聆听佛祖教诲,前往极乐世界而作。此次展出的《甘露图》体现了18世纪朝鲜王朝此类绘画的特征,是为超度和抚慰在壬辰之乱时参与锦山之役的义僧而作,具有重要意义。另一幅《神众图》则描绘了守护佛教世界的护法神众,画中韩国传统的本土神,体现了佛教与民间信仰的融合。

  538年,佛教经朝鲜半岛的百济正式传入日本。日本的佛教美术在深受中国魏晋南北朝和隋唐美术影响的同时,逐渐“和风化”,形成本民族的样式。在室町时代,禅宗流行,出现以水墨方式绘制的佛教画。至江户时代,由于黄檗宗的流传,服务于寺院和将军的绘佛师创作了大量画面精致、色彩鲜艳而富于装饰性的作品,掺杂着欣赏性元素的华丽风格是这一时期日本佛教画的特点。展览中的《当麻曼荼罗图》是江户时代前期至幕府时代末期绘佛师家族——神田家族的第八代传人神田宗庭隆信所绘,全画布局完美,技巧高超,保存良好,充分体现了江户时期佛教画色彩细腻艳丽的特点,是了解幕府御用绘佛师绘画活动的一件珍贵作品。

  “东方画艺——15至19世纪中韩日绘画展”是中、韩、日三家国家博物馆第一次合作举办的绘画展览。在展览中,观众不仅可以从东方绘画这一宏观视角,欣赏到三国的传统绘画;还可以对三国绘画进行比较,通过绘画中呈现出的基本相似与局部相异,看到三国在文化上的相互影响和各自特点。我们相信,随着三馆合作展览的增多,必将加深人们对东亚历史和文化的理解,并对中、韩、日三国在文化领域的进一步交流与互鉴作出贡献。

  为了配合此次展览,2016年11月5日的“国博讲堂”将邀请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先生、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学艺研究官金云林先生和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学艺研究部调查研究课长田泽裕贺先生三位艺术史专家,进行有关15至19世纪中、韩、日绘画的讲座。

  本报记者 陈辉 摄影报道

  来源:《市场报》网络版
观众在欣赏展品
观众在观看展品
展览现场
美人爱猫图轴  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神衉图  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耕织图册》 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责任编辑:管理员)

曝光台3.15更多>>
市场365更多>>
市场007更多>>
每日新闻回顾
市场聚焦更多>>
市场热点更多>>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市场报网络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9057855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市 场 报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9 by http://www.market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