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5|设为首页|联系我们
网购“加价得保险”不适用无理由退换 共享单车,发展快不能“掉链子” 对机器人征税非可行之道

逃不掉的美元周期,历史上的三轮新兴市场危机

2018年08月14日09:52  
 【字号 】  打印
E-mail推荐:    



    美元周期对新兴市场货币的影响机制。逻辑上,美元周期将影响新兴经济体基础货币投放、内外部融资条件以及杠杆水平。弱美元背景下,全球负债端成本相对下移、资产回报率抬升、私人部门盈利能力增强、杠杆率(特别是对外杠杆)下降,EM国别信用风险回落、汇率进一步走强。强美元背景下,全球负债端成本相对抬升、资产回报率被拉低、私人部门盈利能力变弱、杠杆率(特别是对外杠杆)上升,EM国别信用风险上升、汇率加速贬值。

    历史上经历过三轮新兴市场危机。上世纪70年代以来,新兴市场(EM)出现过3次影响较大的经济及金融危机——上世纪80年代的拉美危机;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2015-2016年的资源型EM经济体危机。这三轮新兴市场货币贬值都对应着强美元背景,并最终导致部分新兴经济体出现严重滞胀,酿成经济及金融危机。每一轮强美元推动的新兴危机都是美元升值背景下,当期发展最快新兴市场突然出现流动性、融资条件急刹车,并导致杠杆率陡然上升所致。汇率贬值既是这一过程的表象,也与新兴市场经济失衡形成了负反馈循环。

    从历史经验看当前土耳其等国风险前景。

    土耳其经济是这轮新兴市场冲击的代表之一。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升值4.4%,但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贬值38.9%、伊斯坦堡ISE指数重挫17.7%、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浮742BP;仅8月土耳其汇率贬值幅度就超过8%、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浮近100BP。

    除了美元走强,土耳其风险还有什么助推因素?我们认为二季度以来美元指数走强是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的重要诱因,但美土贸易摩擦也是重要推手。
 
    土耳其是否已进入危机模式?里拉大幅贬值以来,土耳其通胀中枢出现明显上移,表明滞胀风险上升。且该国外债占GDP比重及占外储比重均较高,且均在新兴经济体同类指标中位居前列。这表明若美元继续大幅升值、美国及土耳其贸易争端仍进一步发酵,土耳其出现经济及金融危机的风险非常之高;但若美元上行风险下降,美土贸易形势出现转机,则土耳其进一步酝酿经济及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若土耳其风险进一步发酵,是否具有基本面传染性?与2015-2016年上半年那轮新兴危机不同,今年来欧洲经济基本面和资产负债表要好于当时,美国经济更出现强劲回升,俄罗斯、南非、巴西等资源型新兴经济体爆发危机的可能性或仍不高。除非极端情形出现,否则即便土耳其风险进一步释放,纯粹经济基本面的传染性也低于当时。

    风险偏好的影响仍是一个重要线索。但是,若美元升值和美土贸易争端仍继续,土耳其等国局部风险可能会恶化,对市场风险偏好或仍形成约束。

    新兴市场经济金融波动被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视为全球经济的四个主要风险之一。

    央行指出,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表现继续分化,货币政策分化,新兴市场“面临新一轮金融波动”。未来随着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退出宽松,新兴市场可能将继续承压,下行风险依然存在。央行指出“全球金融市场脆弱性增加”,短期风险发酵可能阶段性“推动投资者避险情绪上升,引发投资回撤,转向安全资产”。

    理解稳金融和汇率逆周期调节的政策逻辑。我们可以理解政治局会议“稳就业”之后就是“稳金融”,以及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必须坚持底线思维,必要时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对外汇供求进行逆周期调节,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这一定调的必要性和必然性。

    正文

    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贬值38.9%、伊斯坦堡ISE指数重挫17.7%、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浮742BP;仅8月其汇率贬值幅度就超过8%、股市下挫2.1%、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浮近100BP。此外,俄罗斯8月也出现了股债汇同时下挫。市场重燃了对于新兴经济体的担忧。

    上世纪70年代以来,新兴市场(EM)出现过4次大规模汇率贬值——上世纪80年代;上世纪90年代末;2015-2016年以及当前。此前,每一轮新兴市场货币贬值都对应着强美元背景,并最终导致部分新兴经济体出现严重滞胀,酿成经济及金融危机。我们认为每一轮强美元推动的新兴危机都是美元升值背景下,当期发展最快新兴市场突然出现流动性、融资条件急刹车,并导致杠杆率陡然上升所致。汇率贬值既是这一过程的表象,也与新兴市场经济失衡形成了负反馈循环。

    由历史上的三轮新兴市场汇率贬值看当前土耳其风险,我们力求在本文解答两个问题:一是强美元与新兴市场货币贬值的内在逻辑如何?二是本轮土耳其、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的货币贬值是否也是受到强美元冲击?后续如何发展?

    美元周期对新兴市场货币的影响机制

    直观上看,美元升值周期自然对应着非美货币、特别是新兴市场货币的贬值;美元贬值周期则对应着非美货币的升值。换言之,美元周期对非美货币、尤其是新兴市场货币的影响源于天然的“跷跷板”关系。实际上,美元对非美货币的影响通过汇率“跷跷板”和对非美经济体流动性两个路径实现。

     除此之外,在美元计价货币体系下,美元强弱直接影响了全球流动性和信用环境的紧松,对EM影响尤为明显。逻辑上,美元周期将影响新兴经济体基础货币投放、内外部融资条件以及杠杆水平。表现为:强美元背景下,全球负债端成本相对抬升、资产回报率被拉低、私人部门盈利能力变弱、杠杆率(特别是对外杠杆)上升,EM国别信用风险上升、汇率加速贬值;弱美元背景下,全球负债端成本相对下移、资产回报率抬升、私人部门盈利能力增强、杠杆率(特别是对外杠杆)下降,EM国别信用风险回落、汇率进一步走强。

    美元周期对新兴经济体的影响机制一:影响EM基础货币投放

    巴西、俄罗斯和菲律宾外储占各自央行资产比重中枢分别在60%、85%和70%附近,大致表明外储是EM货币投放的主要来源。强美元周期下,EM外储流失风险极高,内部基础货币投放减少、流动性被动收紧;弱美元周期下,EM往往对应外储回升,内部基础货币投放增加、流动性相对宽松。

    对于资源型新兴市场而言。资源型EM国家包括巴西、南非、俄罗斯等。在美元计价货币体系下,天然的跷跷板关系将导致资源品内在隐含的美元价值下降,削弱资源国的全球竞争力,推动资源国汇率贬值。本币大幅贬值必然带来输入型通胀,因此强美元环境下,资源型国家往往出现高通胀甚至恶性通胀,经济处于滞胀期。企业盈利能力趋弱、国内融资成本却大幅攀升。弱美元周期则逻辑相反:资源品内在隐含的美元价值回升、资源国的全球竞争力增强带来企业盈利改善,汇率升值降低输入型通胀风险,内部融资成本相对回落。



    来源: 金羊毛工作坊  

(责任编辑:管理员)

曝光台3.15更多>>
市场365更多>>
市场007更多>>
市场聚焦更多>>
市场热点更多>>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市场报网络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4049483号-4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市 场 报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9 by http://www.market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